9月9日,全球最大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的一件NFT资产,这是一张黑底白字的图片,上面用标准印刷体写着——“名为‘卤肉饭’的制作步骤”,该作品售价999个以太坊(ETH),根据9月9日对应美元汇率折合人民币2240万元。

近期,区块链数字资产NFT异常火爆。一件数码绘画集的NFT拍出6900多万美元直搅动一众投资热情高涨,艺术界与金融圈跑步入场,社会名人不吝溢美之词、强势“带货”。

而这场狂欢背后,NFT泡沫与风险也开始浮现……

“一双袜子拍出15万美元、推特上最早的5个英文单词拍出250万美元、一幅将5000天每天发布的数码绘画作品汇集在一起的作品拍出6900多万美元,这些价格是依据什么因素产生的?”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日前公开撰文呼吁民众必须准确把握NFT的本质与明确NFT定价的基础。“在国家严厉控制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挖矿和交易炒作之时,NFT的快速升温和大规模投资,特别是参与海外NFT投资,同样存在很大的风险隐患,需要加强对NFT的准确解释,加强对民众的投资者教育,强化交易平台的职责。”他指出。

定价依据成谜

随着NFT概念不断升温,其发展态势也开始变得扑朔迷离。

一段2019年美国洛杉矶湖人队和萨克拉门托国王队的一场比赛中,詹姆斯灌篮内曼尼亚的视频作为NFT以20.8万美元的高价出售;NBA明星球员库里用55个以太坊(折合人民币123万元)买下了一个NFT猴子图画头像;10年前的彩虹猫表情包被虚拟货币平台制作成NFT,以58万美元的价格拍卖;推特CEO的首条推文也因NFT技术加持而拍卖到了200万美元……

8月23日,世界知名信用卡公司Visa对外宣布,以15万美元买入第7610号加密朋克(Crypto Punk)——一张卡通头像图片NFT。

中信证券研报表示,2021年上半年,NFT行业整体市值达127亿美元,相比2018年增长超过300倍。NBA Top Shot(收藏品)等现象级NFT产品的出现带动NFT的破圈,NFT关注度及交易活跃度均实现爆发式增长,2021Q2 NFT交易规模达7.54亿美元。

重庆工商大学区块链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昌用表示,头像类NFT蹿红的原因或来自链上稀缺的收藏价值、个人偏好的审美价值、身份象征的社会价值三个方面。“由于链上稀缺,一旦购买,产权由大家形成共识,具有收藏价值,并且越早期的越贵。还有一些人购买是因为某个头像很酷。一旦NFT流行起来,更多的价值来自于身份炫耀和广告作用。”

在上海散列信息科技合伙企业创始合伙人高承实看来,卡通头像类的NFT作品对一定范围内的特定群体可能会有收藏以及作为独特性标识等方面的作用,但这种作用并不具有普适性,仅仅是对特定范围内的特定人群。

对于NFT产品的定价问题,王永利在文中表示,这些物品加上NFT作为加密的权益证明,就可以使其价格几十倍、几百倍、几千倍甚至无限升值吗?显然,一双袜子,无论使用何种权益加密技术,也难以使其价格涨得离谱;推特上最早的5个英文单词的推送人更是世人皆知明确无误,实际上是否需要类似NFT的权益证明都值得怀疑;一幅将5000天每天发布的数码绘画作品汇集在一起的新作品加上NFT权益证明(不代表对其归集的5000幅作品都进行了权益证明保护),就使其价格惊人地大幅上涨,并不存在合理的基础。所以,对这些高价格合理的解释只能是信仰的力量、炒作的结果。

“有人说,很多人急于投资NFT,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彰显自己在数字世界的领先地位,并抢夺NFT升温后可能大幅升值的潜在收益,并会为此不遗余力地夸大NFT的价值,甚至进行相互炒作抬高NFT的价格,竭力让更多的人相信并跟随投资,存在强烈的‘传销’特性,投资风险是非常大的。”王永利指出。

典型的博傻

在市场升温的同时,另一种形式的NFT也开始杀入市场,即前文出现的黑底白字类,这一类文字NFT名为LOOT。

相比于卡通头像NFT的蹿红,文字NFT在市场上的争议则更加巨大。

高承实表示,任何有价值的、由人类创造出来的物品,都需要凝结一定的人类劳动,这种人类劳动可能会包含一定的劳动强度,也可能包含由灵感迸发而产生的艺术价值,各种因素都使得这件物品具有一定的稀缺性,在创作上也存在一定的壁垒。如果说个别的卡通头像类NFT还可能蕴含一定的人类想像力和美学价值,在创作上还存在一定的壁垒,那么黑底白字类NFT,则不具有这方面的前提条件,任何人都可以完成自己的黑底白字类的NFT的制作,不具有任何创作壁垒,也不具有任何稀缺性,其不可能具有任何价值。

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在9月发表的微博中认为,头像类NFT崩盘是毫无悬念的事情,难度只是预测何时崩盘。“说毫无悬念是因为,崩盘微观上由供和需决定。NFT的需(入场资金)是有限的,而供(头像艺术作品)是无限的。任何画手都可以轻松地画出(甚至是用程序生成出)大量头像,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一个JPG头像价值100ETH到1000ETH(250万元到2500万元人民币)是非常荒谬的事情,是典型的博傻。LOOT(文字NFT)的出现,将供给量直接拉到了无穷大,是头像类NFT崩盘的标志性事件。”

投机充斥市场

业内共识在于,当前NFT幕后真正的受益者并非最初说的艺术创作者,而是投机者。

高承实向记者分析道,“币圈需要新故事。NFT背后的协议及其价值实现在2017年就出现了,是因为那个时候有很多故事可讲,当时比较热的是公有链、ICO。后来币圈一直在讲新故事,尽管在去年和今年已经产生了DeFi,但有可能DeFi的故事想象空间不够,因此就把NFT炒作了一次。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动辄百万、千万美元的NFT交易,如果能够去掉公有链交易的匿名性,真正看到很多所谓创纪录的NFT交易到底是谁在交易,可能很多事情立刻就会明白了。如果交易真实存在,艺术创作者按协议会得到其应用的收益,而更多的收益应该是中间的机构和炒作者。”

丝数资本合伙人叶开表示,这一波的NFT市场热是数字金融市场发展的一个阶段,是从数字货币的探索到金融工具的探索,而金融工具的核心是融通和套利,所以这一波的真正受益人不会是艺术创作者,而是流动性参与者或套利者,尤其是Maker(提供方)。

“第一波NFT热潮有一些艺术创作者参与并从中获利,但近期头像、文字等NFT跟艺术创作者的关系不大,主要靠玩法的创新、模仿速度和市场运营,获利的主要是开发运营团队和早期投资者。”刘昌用坦言,当前阶段并不看好NFT数字藏品,早期NFT的创新意义和稀缺性都比较明显,从而具有收藏价值。最近跟风模仿的各种NFT藏品无论从发布时间、创新性,还是稀缺性方面看,价值都不大了。相反,炒作泡沫已经很大,投资风险太大。

除了定价与炒作等问题外,NFT“碎片化”的出现也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值得一提的是,NFT出现的一大背景就是以太坊上的ERC20代币同质化备受诟病,使得作为非同质化、独一无二的NFT被寄予厚望。但是碎片化模式的涌动,让其存在意义更加“模糊”。

碎片化指的是将NFT收藏艺术品的所有权打碎成为若干份,同时提供相关的交易服务。比如交易平台会将一个NFT转变成为一组ERC20同质化代币,并围绕这些代币销售制定规则。

“NFT碎片化只是说起来讽刺,因为‘不可分的’又被‘分’了。但实际上,这是市场交易和投机自发产生的需求,完整的Crypto Punks头像买不起,如果有办法保证权益的话,拆分了卖也可以,有这样的需求,就有供给。”刘昌用向记者解释道。

高承实分析称,由于NFT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拆分性,就类似于古玩文物这一类实体商品,高度稀缺又不可拆分,因此其流动性必然受限,经常出现所谓有价无市的情况。为了解决这方面的问题,从金融的角度,相关从业者就通过相关协议的创新实现了NFT的碎片化,将对唯一的NFT的交易变为对NFT碎片的交易。这种碎片化的NFT就成为一种标准品,其价格又要较NFT大幅降低,因此其流动性肯定要比原来不可拆分的唯一的NFT相对良好。

“这种方法前些年被国内的文交所广泛采用,用于文交所内各种文化产品的衍生交易,解决文化产品交易流动性差的问题。但购买到的碎片不能发挥任何作用,也没有任何价值,仅仅是原有商品的一个组成部分,又没有办法将这个组成部分从原有商品上拆分出来,因此其仅仅是一种金融衍生产品,是一种炒作工具,因此这种方法后来被国家明令禁止。”高承实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的联合创始人弗雷德·艾尔萨姆(Fred Ehrsam)近日直言,“90%的NFT艺术品在三到五年内将变得一文不值,就像上世纪90年代末的早期互联网公司一样。”他将去中心化金融描述为区块链世界的“嗜血边缘”,并表示美国有可能在加密货币监管问题上犯错误。

作者: 郑瑜 来源:中国经营网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